坤甸好不好

近年来,观赏鱼逐渐走入了人们的生活中,提到龙鱼大家都会有接触和了解。由于中华龙文化的影响人们赋予了龙鱼美好的寓意,再加之龙鱼自身美丽的颜色、霸气的体型、优雅的游姿,让龙鱼成为观赏鱼里家喻户晓的“明星”。市场上龙鱼价格高低不一,我们怎样才能以合理的价格买到自己喜欢的龙鱼呢?

一条龙鱼、一个故事、一个初心

红龙鱼原产地为印度尼西亚的西加里曼丹,加里曼丹的卡普阿斯河(Kapuas River)与圣塔伦湖(Sentarum Lake)是野生红龙鱼的主产区。金龙鱼原产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等地河流和湖泊。顶级红龙的繁殖对水质和水土要求在龙原由网鱼中为最高,只有在原生产地印尼西加里曼丹才能繁殖、培育出红龙最高品质的足赤表现。

坤甸好不好

红龙产地沿卡普阿斯河及其上游圣塔伦湖达旺川分布。卡普阿斯河是印尼第一长河,两岸并不平直,总有出现大大小小的的低洼地,一旦涨潮就盖过了土地,所以除非上岸到高20m以上的地方,其余的近河土地几乎总是充满水分的泥土地,也许因此才能保持原始的风貌。两岸的许多小渔场是采用手挖的长100m左右的鱼池,从卡普阿斯河引入河水,放养种鱼来进行繁殖。

红龙的故乡-圣塔伦湖(Sentarum Lake)

顺着卡普阿斯河逆流而上,进入支流达汪川,眼前呈现湿地的特有景象,河岸一片朦胧。这就是血红龙的故乡圣塔伦湖。当地居民的圣地,许多鱼友都向往的神秘古老热带雨林,却少有人详细知晓。因为圣塔伦湖地势蜿蜒盘旋,很容易迷失方向。

坤甸好不好

这里永无穷尽的降雨,每日至少三次,大量的降水足以稀释一切可溶性成份,造就了导电度0的热带软水,这样的水质为野生红龙鱼繁殖提供了最理想的环境。卡普阿斯河pH值在干季结束时为5.5,开始下雨后,数值就会上升,高达7.0。最上游的梅里奥是6.0,汇入圣塔伦湖的区域上升至6.3,位于圣塔伦湖中央则为6.7,大多呈现中性。

圣塔伦湖的旱季与雨季的水位差,将近15m,这里雨季时,湖泊相连,会形成媲美琵琶湖的大湖。干季时,水道变窄变成一条条小河流,干涸的土地开裂干枯。

坤甸好不好

血红龙就栖息在如此特殊罕见的水域环境中。正因为血红龙生活的特殊环境,决定了只有圣塔伦湖附近的渔场才能培育出纯血统、高品质的血红龙。圣塔伦湖地势蜿蜒盘旋易迷失方向,要找到顶级的红龙种鱼,没有熟人是根本无法办到的。我们的寻龙匠们每次进入圣塔纳湖都是由当地部落带领。

红龙的国度-坤甸(Pontinank)

坤甸(Pontinank)又称庞提纳克位于加里曼丹西部的,是加里曼丹的首府,红龙最大的商贸圈。坤甸市有很多华人聚居,约占全市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在这里的华人一半是说潮州话,一半是说客家话的。红龙是这里的神,许多地方都能见到这个让坤甸引以为傲的形象。

坤甸好不好

红龙若在水质良好的鱼池里繁殖,一次就能采获60尾以上的幼鱼。我们坤甸养殖场的红龙,是在大型的养殖池里进行繁殖的。每当采收鱼苗时就顺便进行筛选,并换入某个比例的鱼更新种系,这样的作业已经重复了超过20年之久。这样既可以防止近亲繁殖,也可优化红龙基因,培育出更好品质的红龙。种鱼作为繁殖决定着后代的基因,因此渔场作为繁殖种鱼的红龙鱼每条都是经过渔场师傅精心挑选过后才能放入繁殖鱼塘的,确保了繁殖后的幼龙带有父系和母系的优良基因。为后代的发展提供先天性的优势。

坤甸好不好

自然环境下,红龙是从八月开始到十月之间进行产卵,然后公鱼含卵,从十月下旬到第二年的一月份,自然状态下经过七十多天在公鱼嘴里的孵育,开始吐出幼苗。而红龙的人工繁殖却多有不同:为确保最顶级的品质和将来性,我们幼鱼的采卵时间全部以公鱼含卵40天为标准,太早取出的红龙先天不足,对体型、鳍尾发育都会有所影响。

确认个体产卵后,从产卵起算到第40天后从公鱼口中取出,移往鱼缸。我们则会定期到渔场查看鱼只状况以及繁殖出的幼鱼品质,便于繁育出优质红龙。种鱼坚持只用卡普阿斯河支流的水系和圣塔伦湖所捕获血统。而且繁殖池用引进卡普阿斯河的水。对于带卵黄囊的幼鱼,用雨水或者山中的泉水单独饲养。

坤甸好不好

原始的红龙不是生活在广阔的范围下,而是具有不同流域相对隔离的区域变异的鱼种。所以不同地域品种混种繁殖的培育方式并不受推崇,而是亲至各处流域采集纯种血系的后代才能保证顶尖的品质。近年,随着印尼达雅克族的逐步开化,才让用于种鱼红龙的捕获地公诸于世。因此,我们在卡普阿斯河流域的众多采集点,都是原产地红龙的幽秘之境。而我们寻龙匠在西加里曼丹,沿河上溯,在各繁殖场、采集点中搜集神秘的超级红龙,已经是印尼坊间传颂的故事。

坤甸好不好

坤甸好不好

坤甸好不好

坤甸好不好

霸气红龙的几点要素

坤甸好不好

坤甸好不好

红龙的发色问题的见解

红龙发色变红是其本身的基因所决定,这是先天的,占有70%以上的决定因素,“会红的”一定会红,所以我们尽量会选择具备比较好先天素质的龙鱼饲养。我们很多的饲养手法都是尽可能的诱使其尽快发色、以及发色展现的形式。但饲养手法不可能把一条不会变红的龙鱼变红,养功的高低可以通过很多基本状况反应出来,在不同的人手里会养出截然不同的效果。

第一阶段:腮盖开始发色。

幼龙在饲养半年左右,根据不同的素质,体长在25公分左右时,腮盖开始发色,最先的发色会集中在腮盖的纹路附近,这时的发色如果色质能够为橙红或者粉红是非常理想的,颜色越深浓越厚重越好,发色面积无关重要,主要的是发色的色质和形式。也有更好的小龙会在更小的时候发色,有品质的关系,也有诱色饲养的关系,也有限制生长的可能,要注意区分。腮盖的发色会一直持续下去。

第二阶段:第一鳞框发色。

在小龙腮盖发色后不久,体长达到30公分左右,鳞片开始发色,最开始是身体前半部的鳞片第一鳞框开始发色,一般会在2-4排,鲜少有5排开始发色的,但不排除。这个阶段的发色会持续到全身大部分鳞片第一鳞框基本发色,除了5排的部分、6排及腹部和身体后部。

第三阶段:第二鳞框发色。

前面的发色达到一定程度后,发色的表现不会非常明显,我们会感觉发色停止,第一阶段发色,随着饲养,一般在饲养一年多的时间后,龙鱼在35-40cm左右时,腮盖发色面积开始增大,第一鳞框发色的红度更加厚实,同时身体前半部的第二鳞框开始发色,这是最关键的时刻。随着发色的增加,第二鳞框开始明显加深。

第四阶段:发色面积的扩大和反复的加深。

当龙鱼长到50cm以上,发色会有阶段性的进展,面积增大,颜色加深,颜色加厚,鳞框开始融合。这个阶段是一个漫长的阶段,会持续很长时间,应当说,红龙的发色是无休止与不停息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发色会永远的进行下去,伴随这龙鱼的成熟,从5年到8年其发色才能够基本完成,以后还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略有变化。应当说发色过程是一个波浪型的过程,尤其是针对第一种发色方式,经常会遇到色散的情况发生,所谓色散,就是发色的面积增大了,带来的就是无论从视觉效果,还是实际的红度都有可能降低,所以会有一个波浪型的发色过程,总是会有发色面积增大-褪色-增色的过程出现,这个过程多次的反复,直到鲜红的龙鱼长成。

坤甸好不好

红龙鱼正确的饲养标准

红龙鱼的饲养但如果没有好基础,以后想多喂,它都不吃。小龙阶段每次喂食尽量喂到小龙腹部鼓胀,一天两次不断变换菜谱;中鱼、大鱼最好在7分饱,否则肥胖会严重影响体型;如果混养,没有很好办法,只能揣到所有鱼都吃饱,单养可以精细的进行控制。

饲养红龙鱼应该从幼鱼开始,首先准备一个足够大的水族箱,水族箱里的空气泵要经过至少24个小时运行,以彻底根除水中的氯气。将水的PH值稳定在6~7,水温25摄氏度,然后在放入红龙鱼开始饲养。

坤甸好不好

在初期饲养红龙鱼的过程中,每周应该至少换水20~30%,换水的时候新旧水的标准应该一样。注入的新水还应该沿着鱼缸壁缓缓的注入,前往那不能直接的冲刷红龙鱼的身体。

要给红龙鱼提供一个很好的生活环境,除了换水还应该定期的消毒杀菌,这是保证红龙鱼避免细菌病毒伤害的最好方法哦。例如使用专业的鱼缸杀菌药剂或者使用适量的盐水都可以。

红龙鱼的鱼缸尺寸要大,至少要是1.5*0.6*0.6米的大小,如果活动空间太小,会阻碍它的体形发展。红龙鱼养殖大多数是在较暗的环境中的,可以选择给鱼缸的三面贴上颜色较深的背景,只留出一面供大家观赏。鱼缸的水温和PH的值要稳定,不能大幅度变动,水温28或29摄氏度最佳,PH在6.5~7.5之间,换水不要太过于频繁,每周除了鱼缸中的环境外还要注意鱼缸周围的摆设,尽量不要随意变动,不然红龙鱼会因为环//www.58yuanyou.com境的变化而出现异常。

注意:保持一定的饥饿感是鱼儿健康的很好保障;停食也是重要法宝,天天大鱼大肉猛喂,就是铁打的汉子也会思念蔬菜,何况龙鱼。而且我经常有这样的感觉,适当的停食不但不会减缓成长,反而在停食期间,鱼儿的生长似乎更快速,也许是体型的错觉吧。

坤甸好不好

中国人相信,亚洲龙鱼(也就是红龙)可以带来好运和财富,因为它色彩艳红,鳞片仿佛钱币一般闪耀。

坤甸好不好

现在,野外的亚洲龙鱼数量极少,都藏身在婆罗洲的丛林深处。大部分的龙鱼都是从养殖场繁殖出来的,就像叶金利的仟湖集团旗下这座位于新加坡的养殖场。COURTESY OF QIAN HU CORPORATION

坤甸好不好

海科.布拉赫(Heiko Bleher)号称「热带鱼界的印第安那琼斯」,他走遍世界寻找新的鱼种。

坤甸好不好

印尼前总统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Susilo Bambang Yudhono)曾经花费2亿印尼盾(约2万美金)买下这条红龙,这是它在雅加达水族展中的身影。PHOTOGRAPH BY ADEK BERRY, AFP/GETTY IMAGES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IMON WORRALL 编译:钟慧元):你相信吗?这种鱼的身价可能比你家房子还贵!有位女性冒着遇见恐怖份子、猎头族和「鱼界黑道」的危险,只为一睹亚洲龙鱼在野外的模样。

当艾蜜莉.福格特(Emily Voigt)开始钻研亚洲龙鱼这种全世界最昂贵的观赏鱼时,完全没想到自己会陷入一个充满暗黑交易和走私行动的世界。她走过15个国家,面对猎头族和内战,追踪这种通常都是由持枪警卫戒护运送的鱼类。这一路上,她发现了野外世界的诱惑,也见识到鬼迷心窍有多危险,这些她都写进了她的书《玻璃缸里的龙:力量、迷恋与全世界最为人渴望的鱼的真实故事。》(暂译,原书名为The Dragon Behind the Glass: A True Story of Power, Obsession, and the World’s Most Coveted Fish)。

当国家地理以电话联络上人在纽约家中的她时,她解释了为什么针对龙鱼的保育努力明明立意良善,却反而让这种鱼在收藏家眼中魅力倍增;她对龙鱼的追寻如何掌控了她的生活;还有为什么把鱼养在鱼缸里,属于人类渴望亲近其他物种的天性。

你的故事环绕着一种大多数美国人都不认识的鱼,请跟我们介绍一下龙鱼,也就是红龙,和为什么这种鱼会变得这么珍贵。

亚洲龙鱼是全世界最昂贵的观赏鱼。这是一种来自东南亚的热带淡水鱼,在野外可以长到将近1公尺,差不多就是一只雪鞋的长度(笑)。这种鱼也是凶猛的猎食动物,历史可以追溯到恐龙时代。它有大片大片闪烁着金属光泽、看起来像钱币的鱼鳞,下巴上还有胡须。游起泳来仿佛是中国农历年游行上的舞龙,就是因为与龙相似,所以有人相信这种鱼能带来好运和财富,也因此成为很受欢迎的观赏鱼。

我去参加「Aquarama国际观赏鱼大展」的时候(有点像水族界的西敏寺狗展),出现了十条罕见的白子龙鱼,它们由警车车队护送,还有武装警卫保护,以免有人在鱼缸里下毒。我听到的最高价格是一条鱼30万美元,据说是卖给一位高官。

妳提到,「龙鱼是现代特有矛盾现象中,最戏剧化例子:大量生产的濒危物种。」请跟我们解释一下这个概念。

我自己也花了一番时间才真正理解。进口龙鱼到美国是违法的,但近年来有将近200万条龙鱼通过边界。繁殖龙鱼的东南亚养殖场就像是高度戒备的监狱,有混凝土墙、有猛犬看守、有瞭望台,还有带刺铁丝网。就为了一条鱼欸!(笑)

这真的是很吊诡的情形,因为野外几乎已经没有这种鱼了,但繁殖场却年年都繁殖出成千上万条亚洲龙鱼。从这一种鱼身上,就能看到现代保育的完整历史。1970年代,国际社会才刚开始因为保护濒危物种的共同理念而团结在一起,当时的想法是要禁止所有物种的交易。这也是发生在亚洲龙鱼身上的故事。当年它还只是一种普通的食用鱼,是沼泽地区居民会抓来当晚餐吃的东西,人家甚至不觉得龙dXoObtmM鱼有多好吃。因为它刺多、味道又不怎么样。但由于它是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加上繁殖得很慢,所以就上了这个保育物种名单,禁止国际交易。谁知道这个决定却产生了意料之外的后果,因为这个名单给人物以稀为贵的感觉,竟因此帮这种鱼在观赏鱼界开拓出一片市场,变得奇货可居。

妳的旅程是从一个不太可能的地方出发的:纽约布隆克斯。聊聊约翰.费兹派屈克(John Fitzpatrick)和纽约的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吧。

(笑)约翰.费兹派屈克中尉,宠物侦探!那时我在纽约市采访一个异国宠物交易的报导,夏天的某个下午我打电话给他,他开始讲那些难以置信的故事给我听:纽约翠贝卡区某个时髦顶楼里住了1300只乌龟,乌龟主人连放一张床的空间都没有;还有一个家伙,竟然在哈林区的小公寓里养了一只老虎和一只短吻鳄!

我陪费兹派屈克去南布隆克斯,是因为有人想在克雷格分类广告(Craigslist)上卖短吻鳄(笑)。我们后来没有找到短吻鳄啦,但是费兹派屈克中尉一直在讲这种超贵的非法宠物鱼,说它们已经进入纽约、成了他生命中的灾星什么的。起先我实在没什么兴趣,因为我本来就不是喜欢鱼的人,觉得宠物鱼是个满无聊的话题。但后来我却愈挖愈深。

妳写说:「人类这个物种有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就是我们有驯服并照顾几乎所有其他脊椎动物的欲望。」为什么人会想养鱼当宠物?

这对我来说也是最大的谜。不只是亚洲龙鱼为什么这么珍贵,在一开始趋使我们把鱼放进碗里的究竟是什么?这就得提到爱德华.威尔森(E.O. Wilson)描述的「亲生命性」(biophilia)概念,也就是我们天生都有想亲近其他动物的渴望。我自己从来不觉得非养一条龙鱼不可,但我的确变得很执着,想在野外找到这种鱼。有好几年我的生活被搞得翻天覆地。为了追寻这种鱼,我旅行过15个国家。这个执着跟想养一缸鱼的执着,起源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一种想和大自然连结的渴望。

这就是这本书最有个性的其中一位角色出场的好时机了,请跟我们介绍一下「金利鱼」(Kenny the Fish)。

我刚开始研究亚洲龙鱼的时候,有一个名字一直跑出来:「金利鱼」,这其实是叶金利的绰号。他是光鲜亮丽的亚洲水族养殖界的中心人物。他的观赏鱼养殖场,是亚洲前几大的养殖场。不过他在新加坡的名声不太好,因为他跟摆得横七竖八的水族宠物一起拍裸照(笑)。我去养殖场拜访他的时候,他坐在一张粉红、蓝绿相间的书桌后面,墙上就挂着一张你想不看都不行的裸照,还有摆得很刻意的宠物鱼(笑)。

叶金利就是帮这个行业改头换面的幕后推手,他也因此备受欢迎。我是听说了不少这个行业的肮脏事。当我问叶金利关于这个地区横行的劫鱼事件时,他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偷一条鱼可不像偷珠宝那么简单。」

书里另一个关键角色是美国鱼类学家泰森.罗伯兹(Tyson Roberts),请跟我们说说他的生平。

他是个非常特别的人。我都说他是鱼类学界的老前辈,因为他宰掉、腌起来的鱼种之多,目前没有人比得上。他的心灵真是不可思议。你一旦跟泰森聊起来,就会被吸进那些曲折离奇的故事里。他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但还是全球到处跑,有时候还会突然失联好几个月。在书里面,有阵子我根本不确定他是不是还活着。

就某种角度来看,他自己就是濒危物种啊。一直到20世纪中期,生物学家通常都还只专精一个动物类群。有人研究鱼,有人研究鸟,有人研究蚯蚓。但经过分子生物学革命、发现了DNA结构之后,科学家开始用不一样的方式切入。分子生物学垄断了所有经费,分类学方面的专家也逐渐被取代。结果我们失去了好多好多好多的知识。等到现在这一辈都凋零的时候,就没有多少分类学方面的专家剩下了。

妳的追寻最后聚焦在传说中的婆罗洲「超级红龙」。请聊聊妳深入偏远的仙塔兰姆湖(Lake Sentarum)途中遇到的艰难险阻。

(笑)一切都是因为我一头栽进鱼类世界、潜心钻研了六个星期。最后,我取消了从亚洲回家的机票,冒着错过自己婚宴的危险,就因为一心想去找这种生活在婆罗洲中心地带的鱼。人家警告我路上可能碰到三大危机:可能会遇到鱼界的黑道、伊斯兰恐怖分子,还有生活在仙塔兰姆湖周边、以前会猎人头的伊班族(Iban)。

在全世界孤军奋斗找鱼的人里,我八成是装备最烂的一个,更别说是要去找行踪非常隐密的龙鱼了。我这辈子连一天鱼都没钓过,不会说当地语言,也没有任何野外经验(笑)。幸好,海科.布拉赫帮了我很大的忙,人家都说他是热带鱼界的印第安那琼斯。他是第三代的鱼类探险家,20世纪初,他祖父就在法兰克福郊外开了全世界最早的几家观赏鱼养殖场。他妈妈在1950年代带着海科和其他三个孩子进入亚马逊河的未知地带,寻找当年全世界最昂贵的观赏鱼:七彩神仙鱼。这是一种外型非常圆,看起来像古代希腊铁饼的鱼。从那时候开始,海科这辈子就都在全球到处跑、寻找新鱼种。

我最后真的有撑到仙塔兰姆湖喔。但很不巧却碰上了整年里最糟糕的时节,刚好是湖的干季。我到的时候无法搭船进沼泽,因为水位低得没办法行船,但要徒步涉水却又太深。

英国童书作者查尔斯.金斯利(Charles Kingsley)曾经写道:「发现新物种实在太令人喜悦了,这有道德上的危险。」你对龙鱼的执迷搜原由网寻有没有使你「腐化」?

有喔,我觉得有。赞扬一个物种,试图拥有它、把它抬举成经典物种,这样盲目崇拜一条鱼的确是有危险的。即使我追寻这种鱼的出发点是良善的,这趟追寻却还是主宰了我的生活。出问题的第一个征兆,是我竟然为了进入缅甸而改名换姓。那时候我担心自己新闻记者的身分会无法取得签证,所以结婚后就改用我先生的姓氏。那时候我就应该知道,自己可能已经陷得太深了(笑)。

原由网过被这种鱼毁掉人生的也不是只有我一个。我在做这篇报导的时候,纽约有一个人也因为和这种鱼牵扯太深而被关进了高戒备监狱。你会觉得,宠物鱼是如此纯真,不过是让人回忆童年的东西罢了,但其实亚洲龙鱼在世界各地可都是动乱之源呢。

妳为了找龙鱼,走过15个国家,搭飞机、搭吉普车、还搭独木舟。这趟旅程中最棒和最糟的各是什么时刻?

在追寻这种鱼的整个过程里,我没有一刻能放松心情,或曾觉得「吼,这趟冒险真是太好玩了!」。我从头到尾都很痛苦。我的人生低潮之一是在缅甸,当时为了追这种鱼,我竟然溜进了一处隔离战区,真的害我紧张死了。至于让人心生敬畏之处,没有什么比得上亚马逊的雨林。这是我第一次去南美洲,我发现自己身在丛林深处,要走好几天才能抵达文明地区。亚马逊盆地跟美国本土差不多大。你会同意、也大概知道那真的是一条很大的河,但等你真的到了那里,努力想抵达其中一条支流,才会知道什么叫震撼。

再一起来看看野外钓龙鱼

Reference :神秘的地球、国家地理、龙情、神奇趣事、outsid旧情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原创否则皆为转载,再次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标题: 坤甸好不好

文章地址: www.58yuanyou.com/baike/359341.html

相关推荐